88160714051523912017年4月14号,《大话西游·大圣娶亲》加长纪念版再次上映,70后、80后、90后们纷纷赶赴电影院,为还星爷一张电影票。
捕获
可令人始料未及的是,几乎与此同时(4月15日),陪伴了14亿中国人30年的《西游记》的“取经人”杨洁先生,与世长辞。
在这里,谨用此文,“加长纪念” 陪伴我们童年最重要的“唐僧后面的唐僧,大圣后面的大圣”——杨洁先生。86版《西游记》,于1982年春节开机,历经6年才拍完(边播边拍),造就了89.4%的收视率神话(时下最火剧《三生三世十里桃花》2017年2月22日夺冠当日收视率是1.285%,只看此数据,相差70倍左右);三十年来,重播次数超过3000次,是世界上重播率和收视率最高的电视剧;30亿播放量亦是世界之最;人群与年龄覆盖最广,一国之内大学文化以上人群收视率为85.2%,不识字或识字少的人群为100%。以此数据来看,杨洁先生可以称为过去30年中国电视剧领域最有成就的产品经理,产品即人品,杨先生代表的,是一种“取经人”的精神,这种工匠精神可以追溯到她生命的源头。

杨洁与西游,彼此成就路

《西游记》一说是道家全真派龙门创始人丘处机托名所著的一本关于道家修炼的书,而杨洁先生,1929年出生于英雄世家,其父是杨伯凯先生,其三姨夫是著名的叶帅,叶剑英。杨洁先生的父亲杨伯凯先生,是《华西日报》和《民众时报》的创办人,一支铁笔,文锋犀利,正气凛然。
图片3

其父,杨伯凯,字道融

在蒋介石政府退守台湾之前专门下令,将杨伯凯等十二名进步人士,杀害于成都一座石桥,史称十二桥惨案。杨洁先生一生也与这本关于“道”家修炼的四大名著之一“融”在了一起,不分彼此。她一生求“道”如玄奘,有一种阿甘精神,“用心极致”,Stay foolish stay hungry,最终stay forever,“融”在了一起,彼此不分。

用心极“致”:我是唐僧,甘愿承受这九九八十一难

“杨洁,要是让你把《西游记》拍成电视剧,你敢不敢接?”“有钱就敢,为什么不敢?”这是1981年,52岁果敢坚毅的杨洁先生。在此之前,她一直是戏曲导演。那时,文革刚刚结束,文化部门想借着几部戏摆脱文革带来的气氛,杨洁先生的“阿甘”精神,临危不惧,此生便与《西游记》结下不解之缘,也开始了“九九八十一难”。
图片4

拍摄《西游记》的过程中,杨洁和当时的中央电视台台长王枫有很多相左的意见,从选角到取景,甚至包括片头曲选曲。当时性格强势坚持自我的杨洁以一名“小”导演的身份,在“大”台长的面前寸步不让,据理力争。虽然王台长屡屡让步,但二人的关系也因此恶化,以至于之后杨洁在央视的发展之路受阻,但杨洁先生也在所不惜。

用杨洁先生自己的话说,“拍《西游记》难比西天取经”。如果不是热爱,不是责任和执着,不是个“铁娘子”,很难坚持下来。
拍《大战红孩儿》时,剧组遭遇资金困难,央视不愿再投资,要求杨导演拍个结尾收官即可。杨洁先生四处奔走,屡屡碰壁,在“蜈蚣精”扮演者李鸿昌的帮助下,《西游记》得到了追加的300万元投资,砍去5集,最终拍到了25集。“物价涨了,东西贵了,只有大家的片酬没涨,仍是每集最高90元,最低30元…”很难想象,一部30年经典的《西游记》,全剧组只有一台摄像机,拍摄历时6年,过长的拍摄时间引起了央视台内部的质疑,有人怀疑杨洁带着人游山玩水,倡议应该立即停拍,为此领导派人查看,当调查人员发现剧组只有一台摄像机的时候,大为感动,向上级申请补加一台,最终因为种种原因,拍摄结束也没有申请下来。
同样值得一提的是全剧组只有一个名摄影师,杨洁先生的丈夫——王崇秋老师。这对相差十岁左右的姐弟恋,在当时社会不被祝福,但这份导演和摄像之间的默契,打造了一万多个经典的镜头,铸就了我们近三十年的暑期回忆。但也是为了铸造经典而忽略了女儿丫丫,这给夫妻二人留下了终身遗憾。1982年,在拍摄《西游记》的过程中,夫妻俩常年待在剧组,无人照顾年仅12岁的小女儿,庸医把丫丫的神经性头痛误诊为癫痫,长久误食错药会使人变傻,为了逐渐缓解药性,丫丫最终只能休学。在日后冗长的岁月里,这份遗憾与愧疚无时不刻不敲打着杨洁的爱子之心。

 

令杨先生始料未及的是,在《西游记》获得举国空巷般的成功之后,迎接杨洁先生的,却是更大的苦难。

杨洁先生在《我的九九八十一难》中提到,在《西游记》大火之后,师徒四人急于走穴商演。在定好了排练的情况下,抛下一大批群演,以病假为借口瞒着导演四处捞钱,为此杨洁导演严厉地批评他们,从此埋下了“仇恨”的种子,矛盾愈演愈烈。其中有人向领导做虚假报告,领导轻信他们的话。随着主演知名度提高,杨洁先生渐失权利,最后台里领导索性解散剧组,一切令杨洁伤心不已,在获得了出国去新加坡演出的机会后,有演员甚至提出“杨洁去,我就不去的话”。

“演员在外面鲜花掌声,我一个人拥抱孤独”,“《西游记》是我心中永远一个结一个痛,十年我没看过它。”——这是杨洁回忆往事时的真实心境写照。

多年后,在央视“《艺术人生》之《西游记》剧组二十年再聚首”特别节目中,杨洁先生轻声念出一首小诗,“一切都是瞬息,一切都将过去,而那过去了的,将会变成亲切的怀恋。”以此,与剧组诸位“恩怨”老友共勉。

图片5
如果说《西游记》成就了杨洁,那么更可以说没有杨洁就没有属于我们童年的具有划时代意义的西游记。诚如华为,可能是中国最伟大的全球化科技公司的这支广告语——其“伟大的背后都是苦难”,同样值得赠予杨洁先生的旷世经典作品《西游记》。
图片6

创新“质”上:观众不在乎你的N难,只在乎你的作品质量

《西游记》吸引亿万观众的始末,并不是创作者经历的N难,而是以创新“质”上的作品给观众的N种快乐。创新,成了杨洁先生成就的关键词。在选角方面,杨洁不拘泥于固化的思想。杨洁拒绝选用京剧界的演员来演孙悟空,她认为“他们离开锣鼓经就不会动作”。并且摒弃了直接在脸上画油彩的脸谱形象,最终通过南北两代猴王的比对,选择了原本动作不达标却年轻学习得快的六小龄童。如果没有这样的“不拘一格降猴王”的突破式选角,难以想象没有六小龄童的86版《西游记》怎样成就出每个人心中独一无二的孙大圣。微信图片_20170421175611杨洁先生不仅仅是《西游记》的导演,也是该剧三个编剧之一,借用“六神磊磊”举的一个例子,作为一个读书写字的人,不谈演员们的表演,不谈词曲音乐,也不谈摄像、取景之类,只是文字这一方面,后来所有版本的西游电视剧和它之间的巨大差距,简直是孙悟空与猪八戒之间不知隔了多少个红孩儿的距离。

红孩儿

比如大家都知道一句台词:

“你是猴子请来的救兵吗?”

这是红孩儿的台词,被问的人是观音菩萨。这句台词在《西游记》的原著里有吗?有的,但是有一点点不一样。原著是这样的:

“你是孙行者请来的救兵吗?”

拍电视剧时,“孙行者”被改成了“猴子”。到底哪个更好呢?当然是猴子好。

看起来是一词之差,但改成“猴子”,这句话就更容易钻进你的心里;你就更容易记住红孩儿,这个光着腚的“黑社会二代”、海淀银枪小霸王,正作死地对着观音菩萨发问。

86版《西游记》是由三个人编剧的,包括导演杨洁。仅从上述的一句台词来看,西游记的编剧已经青出于蓝了。

杨洁先生的一生可以用很多词来评价,但最令人佩服的莫过于她的突破限制的创新精神。

86版《西游记》的片头曲,正是现在大热的“电音”。其配乐大胆选用许镜清的电音作品,而不是央视传统的民族风格音乐,正是因为杨洁追求创新,对传统的“四平八稳老气横秋”的音乐风格不满。在那个年代,曾有领导、专家批评她用西方的电音,缺少了民族化,并威胁不改变后果很严重,杨洁力排众议,“我是导演,对全剧的艺术质量,我负责,否则后期你们自己负责”,她坚持能够吸取西方影视剧歌曲的表现形式,完美地本地化为己用,不仅是一种跨越时代的审美,更是一份敢为天下先的胆识。否则我们就听不到童年经典的大圣旋律“登登登登”……

《西游记》是内地第一个用威亚的电视剧,但在特效、特技上仍是一个大坎。在那个时代,内地的影视团队既没听说过三维动画,也没见过“威亚”,甚至连可参考的富含特技的外国影片都看不到。为此,杨洁导演和王崇秋摄像就去香港“取经”,但对方不愿意过多透露,因为对钢丝的承重量没研究,拍摄中断过无数次。猪八戒、沙僧都摔过,特别是孙悟空,有次摔得昏死过去。虽然现在的抠像技术因为滥用为人所诟病,《西游记》中却是在摸索中使用,连幕布抠像最忌讳颜色冲突,都是拍着拍着才知道的。如果没有这些创新,我们当年看到的大圣估计只能靠摆“姿势”让我们想象筋斗云了……这样的大圣,你还会当做童年偶像吗?

图片7
杨洁先生在自传《我的九九八十一难》中所提到的:“(唐僧)所谓儿女之情,主要是在与女儿国国王那一段里,我有意让唐僧在与美丽多情的国王四目相视时,心中略有所感。这是人之常情,但他及时克制了瞬间的动摇,坚决西去,这正是他的伟大之处。为此,我在一些优美的段落用了插曲以加强其感染力,如女儿国的《只怨今生无缘》、杏仙的《何必西天万里遥》、扫塔时的《扫塔》、菩提树下坐禅的《青青菩提树》……”这些非常细微却又十分关键的创意和思考,完全突破了一个戏曲导演的传统眼界和藩篱,令人佩服,而“女儿国”中的经典插曲《女儿情》,也是她写的词。
timg
杨洁导演对《趣经女儿国》这一集尤为重视。在传统架构中,都是以唐僧(男性)视觉来诠释这场戏,而杨洁则以女帝(女性)角度来演绎。原本定由饰演白骨精的演员来饰演女儿国国王,但杨洁考虑到没有观众可以接受这种设定,所以将角色给了朱琳,为此,该演员和杨洁终身绝交,可见杨洁对艺术的执着程度。

鸳鸯双栖蝶双飞
满园春色惹人醉悄悄问圣僧女儿美不美女儿美不美  — 节选自《女儿情》

充满情怀的时代,兀自伟大而孤寂着

80年代,一个伟大而寂寞的时代。那个年代,没有技术和资金,条件艰苦,有的是充满“匠心精神”的艺术家们兢兢业业为艺术克服艰难险阻的心。凭借的,莫不是“用心极致+创新质上”,大道至简,如此而已。
诚如,当被问及西游经典成功的原因,导演杨洁生前在接受采访时称:“因为我们是在搞艺术,我们没有为钱,没有为名,没有为利”如果有一种精神叫“西游精神”,那么她最好的注解,可能就是杨先生!
有的人离开了却还活着,有的人活着却已经死去。时间久久,西游永在。

 

牛牛社区–全球创媒体平台

NewClan Media–Tech Innovation without Boundaries

微信:GuiguNewclan

投稿合作:nan.sun@icesimba.com

长按二维码关注